当前位置: 主页 > 创意发布 >《我们》为什幺这幺多BUG?背后「编剧逻辑」才是重点 >

《我们》为什幺这幺多BUG?背后「编剧逻辑」才是重点

2020-05-27 22:15:21 来源:创意发布 浏览:934次
《我们》为什幺这幺多BUG?背后「编剧逻辑」才是重点

文/仿生鹿

2017年,着名喜剧演员乔登皮尔自编自导了他的第一部电影《逃出绝命镇》(Get Out),而这部原创作品获得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,同时也成为票房大黑马。

这次乔登皮尔又为我们带来了新作品《我们》(Us),从预告片中很明显可以看出这是有关「分身灵」(doppelgänger)的故事。如果说《逃出绝命镇》是乔登皮尔一部白纸黑字写下的政治寓言,那幺《我们》则是他精心设计的一齣现代童话寓言。

※以下内容涉及剧透,请自行斟酌后再阅读

《我们》为什幺这幺多BUG?背后「编剧逻辑」才是重点

剧情简介:

阿蒂蕾德小时候曾经发生过一次走失事件,因为过度惊吓而得到创伤后压力症候群(PTSD),成年后的她,与老公盖博带着两个孩子回到小时候住的海滨房子,但是幼年时的经历仍让她耿耿于怀。当她见到接二连三的异象之后,心中的阴影又浮现上来。

终于在当天夜晚,门前车道上站着四个诡异模样的人影,而他们不是别人,正是与阿蒂蕾德一家长得一模一样的「自己」......

一、分身灵

故事的内容其实很简单,这些跟她们长得一模一样的「分身灵」并不是什幺妖魔鬼怪,而是很久以前有人做複製人实验所遗留下来的失败品。这些「失败品」跟本尊共用同一个灵魂,因此只能模仿他们的行为、没有自主意识。直到阿蒂蕾德意外地遇见自己的複製人才改变这点。

在许多地方都有分身灵的民间传说:一旦见到自己的分身,那幺就代表此人阳寿将尽,据说美国总统林肯与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都见过自己的分身。在这部电影中,这种恐惧被具现化为真实的死亡,分身会追杀着自己的本尊,企图抢夺灵魂的唯一掌控权。

《我们》为什幺这幺多BUG?背后「编剧逻辑」才是重点

我们不断在电影之中看到的数字「11:11」,不仅是将数字图像化为分身的模样,还有另外一个重点,那就是在裏头不断提及的耶利米书第11章第11节:「所以耶和华如此说:我必使灾祸临到他们,是他们不能逃脱的。他们必向我哀求,我却不听。」

在圣经中,神多次降祸于人类,都是因为人违背神的旨意、或是企图挑战神的地位。先知耶利米无法阻止自己犹大国同胞的罪恶,甚至还反被鞭打监禁,于是神告诉他将会降罪于犹大国。最后犹大国被新巴比伦王国给攻陷、所有居民被俘虏。而电影中的故事,不也是人类因为要挑战神的地位,而遭到反扑被降罪的过程吗?红衣的分身灵们攻陷了地面上的世界,让原本的人类社会遭到摧毁,如同圣经故事中的情节。

二、喜剧与惊悚剧的一线之隔

从喜剧演员出身的乔登皮尔,非常懂得掌握惊悚剧的节奏,笑与怕两种看似冲突的情绪,实际上在戏剧中都需要透过铺陈、堆叠,最后一次爆发。例如在相声之中有个术语叫做抖包袱,演员会像是拿着一个包袱、一点一点将笑点装进去,并且偷偷把包袱束紧,直到笑点即将满出时才把包袱一抖落地,让观众觉得出乎意料又符合逻辑的好笑。

在恐怖片之中,也需要这样堆叠紧张的情绪、让观众的神经逐渐紧绷,直到情绪的最高点在释放出恐惧点,让观众也同时卸下压力。乔登皮尔只是把笑点替换成恐惧点,对他来说堆叠情境已经是驾轻就熟的工作了吧,尤其是複製人一家出场的场景,透过逐渐逼近、诡异无声的黑影慢慢袭来,最后从黑暗中现身、露出与主角一模一样的面貌时,那种紧张情绪把握得恰到好处。

《我们》为什幺这幺多BUG?背后「编剧逻辑」才是重点

但乔登皮尔并没有纯粹把这部片搞得只有恐怖,他还适时加入了一些对于恐怖片老哏的吐槽,这让整个故事显得更有趣,那些人们时常吐槽恐怖片不合逻辑的点,从老是慢一拍进入状况的男主角口中脱口而出时,不禁令人瞬间爆笑。

三、乔登皮尔的现代寓言

看完电影的观众,相信一走出来一定会有两个最大的疑惑:这部电影想表达的是什幺?耶利米书第11章第11节又有什幺意义?前面已经解释过耶利米书的概念了,而现在就来说说这部电影的宗旨到底是什幺。

你可以在网路上看到很多种解释:社会底层对上层的复仇、红衣代表经济崩溃引发共产反扑、过度隐藏人性黑暗面终将遭到反嗜...等等,甚至还有更多可以套用到这个故事上的说法。然而我个人认为,这都不是导演想要表达的单一论述,或者说,导演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观众自己去发想出一个「观点」。

《我们》为什幺这幺多BUG?背后「编剧逻辑」才是重点

当然,许多人首先会注意到的是,这个故事之中有很多Bug,例如複製人明明可以自己走出地道,为何说他们没有自主意识、还要模仿本体?或者是那幺多年来为什幺只有女主角的複製人意外走出地道?人们可以问出100个为什幺,但这些问题都不是重点,因为寓言本身的故事情节就是无法用常人逻辑去较真的,否则阅读伊索寓言时,你得出的结论不会是什幺人生鸡汤,而是为什幺蚂蚁和蚱蜢可以沟通、龟兔干嘛要赛跑。

《我们》为什幺这幺多BUG?背后「编剧逻辑」才是重点

但是做为一则现代寓言,乔登皮尔的表现手法是把双面刃,一来放入了许多象徵性的物件,二来故事模稜两可的寓意,都削弱了观众在看完电影时所感受到的后劲。不过如此牺牲之下换来的,则是启发观众自主思考、得出各种可能是乔登皮尔自己也没想过的解释方法。

后记:

在一片小说漫画改编电影的浪潮之中,能够看到这样充满启发与创意的原创电影,事实上也是能为好莱坞重新注入一股活血。乔登皮尔在其中下的心血想必也是大家都看得见的。除此之外,从《逃出绝命镇》到《我们》,其实都有个共同的主题,那就是「灵魂」,或许未来我们能看到乔登皮尔渐渐促成自己的「灵魂」电影宇宙也说不定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资讯